Posted on

  “他们的年龄都很大,绝大多数都已过世了。”民革上海市杨浦区委文教二支部党员杨峻岭一边翻阅他与各地抗战老兵的合影,一边感叹道,“他们是一群非常淳朴并值得咱们重视与尊重的人!”杨峻岭自2011年起就踏上了关爱老兵的漫漫征途,3年来他的萍踪遍及湖南、江西、四川、陕西等地,辗转各地的旅费及捐赠的钱款物质
已超过10万元。

  “弘扬抗战精神,传布抗战文明,是民革一份特别的责任。”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说。

  寻访抗战遗址

  民革市委联络部原部长马铭德简直跑遍了沪上所有的抗战遗址。“随着时间的埋没,很多遗址破坏相当严重。”马铭德说,有一次他和课题组成员在上海北区寻访“马桥留念村牌楼”,在西马桥村问了10多个村民竟都无告而终。好不容易在一名
老者的指引下找到了牌楼,却发现牌楼早已沦为民居建造外墙,牌楼上的铭牌断裂后被弃于河滨。

  上海是抗战文明的发源地,多年来民革市委盘绕抗战遗址庇护的系列调研从未停止过。十多年前,民革党员提议筹建上海淞沪抗战留念馆。本年,“关于改扩建淞沪抗战留念馆,树立国家级抗战文明主题留念馆的提议”得到政府采用,抗战文明主题公园将于明年留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落成开馆。

  关爱抗战老兵

  明丽的阳光下,一名
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卧床浏览
《参政消息》,他就是淞沪会战中川军20集团军驻沪少将参谋、103岁高龄的杜重石老人。每一个月,民革长宁区委都会来到同仁医院探访杜老,听杜老讲传奇故事。

  民革杨浦区委原主委谢继民,大半生都在追随父亲的萍踪,近年他搜集了整整50余万字、完成专著《我的父亲谢晋元》。年逾七旬的他,还时常下学校、社区,讲述父亲与四行孤军
死守四行仓库的故事。

  据介绍,近年民革市委会每年都盘绕“淞沪抗战”、远征军远征举行形式多样的研究和留念活动,发展抗战老兵口述历史采访,还组织前辈后裔及青年党员赴福建、云南、四川等地重走“抗战文明路”。不少70后、80后年老党员,直接参与了抗战老兵的口述历史采访工作。“搜集整理他们的过往资料,与他们的一次次直接对话,是一种直达内心深处的震动。”80后民革党员、市委会青工委副主任沙青青说。 (陈静 江跃中)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viideo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