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莫言取得“诺奖”的750万元人民币高额奖金后,意外激发了一场无关作家支出的口水战。昨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2006年无关“作家赡养轨制目前不会作废”的舆论,再度被人翻出,在微博上遭到炮轰。

  2006年,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接收采访中表示:“我想在当下的中国,作家赡养轨制恐怕一时是不克不及作废的。国度能够拿出一定钱来赡养一部分优秀作家的。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如果养不起几个作家,可能等于一种悲哀……”当时,这一舆论曾激发了“作家是否应当由纳税人赡养”的争辩

  而日前,莫言所取得的“诺奖”高额奖金,以及接下来能够预感
的高额版税支出,再度激发了部分人关于作家支出的讨论――像莫言这样有着高支出的作家,为什么还要被纳税人赡养?

  微博红人“染香”昨日在援用
了铁凝的舆论后评论:“赡养作家是国度的悲哀,这些被赡养的作家对社会毫无代价,若优秀,何必赡养?”

  海内有名出书公司凤凰联动老总张小波则公开宣称:“接收作协赡养、无其他合理性工作、从作协获取不合理利益的作家,都是无耻下流之徒。恕我得罪你们了。”

  作家陈岚拿本身的阅历当实例揭露:“昔时有友挽劝我去争取作协签约作家的名额,说每年能有两三万的固定津贴,很多人挤破头在争。彼时虽极窘迫,听到最末一句,觉得实在是斯文扫地,亦不忍与其他寒窘书生争利,我哪怕去写枪稿或知音体呢……断然拒绝了。”

  “百家讲坛”主讲者鲍鹏山教授讽刺道:“一些‘专业作家’,每年拿出若干个字的‘作品’,便可
在作协领工资,不消上班,能够待在任何一个地方潇洒。我算了一下,他们的规定字数,我能专业完成。可是,我还得在学校教书哪!早退一次,旷课一次,不得了的处分呢!我对‘专业作家’那个艳羡啊!”

  有趣的是,虽然有人站出来炮轰,但昨日“被赡养”的专业作家们却并未有回应。反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一位“老外”――莫言作品的瑞典翻译陈安娜挺身而出:“在瑞典,读者每次在公共图书馆借一本书,国度要给瑞典的作家一定背工,一次几毛钱。这种背工中有一部分直接给作者或译者,有一部分留给作家基金会,作为给一些作家和翻译的写作补贴。赚大钱的作家这样帮忙穷作家。算是一种团结互助的方式。”

  (欧阳春艳)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viideoz.com